BOB体育安卓版-观察丨一周内4个城市调整行政区划,什么信号?

中国新一轮行政区划的大调整,似乎正在拉开帷幕。
今天(6月23日),据河北省政府网站消息,国务院批复同意河北省调整邢台市部分行政区划如下:
简单来说,邢台一口气撤了三个县,新设立了两个区,更名调整了两个区的辖区范围。
邢台“撤县设区”,并非孤例。在此之前的五天内,从6月19日到22日,中国已有3个城市调整了行政区划,它们分别是:长春、成都和烟台。
6月19日,成都撤销下辖的新津县,设立新津区。同一天,吉林四平市代管的县级公主岭市改有长春市代管。6月22日,山东烟台撤销代管的蓬莱市、长岛县,设立烟台市蓬莱区。
一周之内,四个城市调整行政区划,密度之高、力度之大,近年来颇为罕见。我认为这里面有两个背景,一个是迎接都市圈时代,另一个是国家对收缩型城市的改革。
先说都市圈,从去年开始,中央已经多次发文,强调要培育都市圈。2019年国家发改委出台《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》,标志着我国现代化都市圈时代正式开启,这一年也被认为是“都市圈元年”。
都市圈要干什么?首先一个目标就是做大做强中心城市,让中心城市更舒展、有更多的产业与人口承载空间。在此意义上,往往需要通过调整行政区划,来实现中心城市的扩容。
目前来看,中心城市的扩容一般分为两种模式,一种是吞并其他城市的外延式扩容,比如长春就把隔壁四平市的公主岭市代管了。另一种是“撤县设区”这种内涵式扩容,例如成都就把自己下辖的新津县改成了新津区。
当然,还有一种模式被认为是深圳“扩权不扩容”的统筹试验区模式,但这个模式目前仍是学术层面的设想,是否落实有待观察。
所以,成都的撤县设区,济南、长春的刚性扩容,都可以视为迎接都市圈时代。而烟台、邢台调整行政区划,除了建都市圈的需要,可能还反映了“收缩型城市”的改革方向。
今年4月,国家发改委印发的《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》,其中有一个重要表述为:
优化行政区划设置。统筹新生城市培育和收缩型城市瘦身强体,按程序推进具备条件的非县级政府驻地特大镇设市,有序推进“县改市”“县改区”“市改区”,稳妥调减收缩型城市市辖区,审慎研究调整收缩型县(市)。全面完成各省(区、市)设镇设街道标准制定工作,合理推进“乡改镇”“乡(镇)改街道”和乡镇撤并。
可见,对收缩型城市,国家要求瘦身强体,不鼓励它们像中心城市那样继续扩张。必要的时候,还要调减它们的市辖区。也就是说,一个城市一旦出现持续性的人口净流出,被认定为收缩型城市,国家就要“调减”其下属的区,合并下面的乡镇。
以烟台市撤销的长岛县为例,2011年末全县总人口为43040人,2018年总人口为41489人,7年间下降了3.6%,属于比较典型的收缩型县城,将其并入临近的蓬莱区,反映了国家对收缩型城市的改革方向。
值得注意的是,与“撤县设区”相反的是,根据《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》,一些特大镇不仅不会撤县,还可以升格为县级市。
2019年9月,位于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“龙港镇”正式升级为“县级龙港市”。龙港市不设乡镇街道,由浙江省直辖,温州市代管。
原龙港镇是个典型的特大镇,拥有接近40万的常住人口、300亿的经济总量,远远超过许多中西部县城的规模,将这种“小马拉大车”的特大镇,升格为市,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需求。
在“龙港镇”的带动下,佛山狮山、北滘,东莞虎门、长安,这些更牛的特大镇,有没有可能升格为县级市?拭目以待。
总的来说,行政区划如何调整,一般会基于现实的需要。一个地区如果发展得不好,人口持续净流出,就存在被其他城市吞并的可能,如果发展得好,哪怕是个镇,也可以破格升级为县级市。
所以,中心城市特别是内陆强省会城市的扩容,是大势所趋。武汉、长沙、郑州、南昌、贵阳、太原等内陆省会城市的扩容,必要性和可行性都很高。
而像“长岛县”这样的收缩型城市,可能会在未来的行政区划调整中逐渐消失,同时也会有更多像龙港镇这样的特大镇升格为市。
简单来说,就是三句话:
中心城市扩容;收缩型城市瘦身;特大镇(非县级政府驻地)设市。
一句话:发展得好,升级或者扩容,发展得不好,可能就要撤销“番号”了。
原标题:《一周内4个城市调整行政区划,什么信号?》
阅读原文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